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挈好恶 > 正文

她的婚礼,败于30万彩礼_伤感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冬夜即事网

  文/东方湘子

  王青没想到,在相亲的酒吧居然会碰到前女友姜晓云,她在那里唱歌!

  看到姜晓云的那一刻,王青完全懵了。曾经骄傲得像公主一样的前女友,每月薪水至少两万以上,竟然还来酒吧驻唱,怎么回事?

  从酒吧回来,王青越想越不对,他在微信问姜晓云的同学高琴琴:

  “高姐,晓云怎么啦,我看到她在酒吧唱歌,她辞职了?”

  “没辞职,是太缺钱,只能搞搞斜杠收入。”

  “为啥那么缺钱?又要买什么名牌包包?”

  “都不是,她爸得了癌症,化疗放疗需要钱。”

  王青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刺痛的感觉,很明显,姜晓云至今在他心里仍有一席之地。

  高琴琴说,姜晓云爸得了肺癌,高昂的治疗费用压垮了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她母亲已经把原来八十平的房子换成了五十平的,就为了套取一点现金来付医疗费。

  即便这样,还是杯水车薪,她爸爸的同事甚至用众筹的法子帮忙筹钱,可见她家已经举步维艰了。

  王青有点难过,沉吟片刻,他问高琴琴:“众筹还在进行中吗?”

  “是的,还没结束。”“麻烦把链接给我一下。”

  点开那个链接,他毫不犹豫打了3万元过去,这是他卡里全部的存款。

  王青是读研三那年认识姜晓云的。

  那年他去武汉某500强大公司实习,跨入公司的第一天就被带他的小师姐姜晓云秒到了!

  姜晓云名牌大学毕业,长得白白净净。说是师姐,其实她只比王青大两三岁,聪明干练能力强,对王青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把姜晓云追到手,成了王青实习期间的最大目标。

  之后的半年,王青挖空心思接近姜晓云。姜晓云加班他加班,她出差他想方设法也要跟去,全程施展帅哥魅力,每天像个跟班似的,殷勤献得诚意满满。

  王青的执着打动了姜晓云,几个月后,姜晓云跟他已经无话不谈。在姜晓云眼里,这个又高又帅气质儒雅的男人越来越有魅力。

  半年后,王青实习期满 ,离开公司那天,他表白成功,姜晓云真的成了他的女朋友。王青志得意满,每天高兴得合不拢嘴,对未来充满向往。

  但王青的父母完全高兴不起来,他们对姜晓云非常不满意,三天两头劝儿子分手:

  “青儿,姜晓云太大手大脚了,不适合我们家啊。”

  “怕什么,恋爱阶段女孩子虚荣一点蛮正常。”

  “她哪是一点点虚荣啊,今天名牌包包,明天名牌鞋子,后天名牌化妆品,随便买只手表都够我们过大半年的,太可怕了。”

  王青每次听父母这么小儿癫痫专科医院唠叨都很烦,其实他自己也担心,姜晓云什么都好,就是消费欲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这半年来他俩相处的画风是这样的,每周末必逛街,逛街必去高档商场,吃饭人均消费至少两百元往上走,日料、西餐是标配;出行要么打车,要么让王青开他家奥迪接送,从来不坐公汽地铁。

  王青心里叫苦不迭,但毫无办法,为了把姜晓云追到手,他曾拍着胸脯说自己家不缺钱,父母对他这个独生子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这个大话说出去,给姜晓云造成一种错觉,她以为王青是富二代。

  其实王青的父母只是做小本生意的,家境跟富豪两字相去甚远,在武汉只能算还可以。

  王青当时还在读研,每月零花钱也就几千而已,这点钱在武汉谈个一般的女朋友都捉襟见肘,更别说像是姜晓云这样大手大脚的女生了。

  自从开始追姜晓云后,王青给父母的微信经常是这样的:“妈,快给我打5000,急用。”

  “上星期不是才给了你6000吗?”

  “那笔钱早花完了,快点哈,姜晓云看上一款包包,她马上要刷卡了,我得抢在前面。”

  每当收到这样的微信,王青父母心都在滴血。这孩子,到底是有多喜欢哪个拜金女啊。

  其实王青也曾弱弱地劝过姜晓云:“咱能不能稍微把消费档次降低点?包包有几个就够了。”

  “为啥?我们苦读十几年,不就是为了享受生活么,干嘛要亏待自己 ?”

  “不是亏待自己,是适可而止。”

  “你的意思是我连个包包都不该买?”

  聊到这一步,姜晓云乌黑的眼眸透着几分委屈,把王青看得心尖尖都是疼的,哄都来不及,他哪还敢劝?

  他那时真的爱惨了姜晓云,每天深陷在她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王青父母拿儿子没办法,想在经济上断供吧,又怕姜晓云真的跑了,儿子将来怪罪他们。

  况且姜晓云除了拜金,其他方面真没得挑,要模样有模样,要学历有学历,工作也不错,如果她花钱克制点,配他家王青真是绰绰有余。

  在父母的抱怨声中,王青咬牙坚持自己的立场,绝不妥协。

  一年后, 两人终于进入谈婚论嫁阶段,到了这一步,王青父母还能说什么?反正就这么一个儿子,砸锅卖铁给他办婚事呗。

  没想到,姜晓云提的第一个要求就差点跌破老两口的眼镜。她瞧不上王青父母原来准备的三室一厅婚房,要他们在江边某高档小区买一套近两百平米的精装修房,因为那是武汉最小资最有情调的地方 。

  当时是2014年,那套房子的价格大约是200多万,这个要求一提出,王青父母倒抽一口凉气, 直说这女孩太恐怖了,她是要把他们王家榨干的节奏啊!

  老两口再次警告王青:放弃吧,这么拜金的女孩娶进门也没啥好日子过,后患无穷。

<吃治疗癫痫病的药对病人有多大副作用p>  王青哪会同意啊,两人好不容易发展到这个阶段了。再往前走一步,姜晓云就是他老婆了,这辈子能娶到这么聪明能干又漂亮的女人,夫复何求?

  至于奢侈的小毛病,女人结婚以后有了自己的小家自然会收敛一点,所以,他必须挺一挺,坚持就是胜利。

  在王青的强硬坚持下,他父母咬牙买下姜晓云相中的房子,唯一的条件是他们正式领证两年后再加姜晓云的名字。姜晓云在这个问题上倒是想得开,爽快答应了。

  房子很快到手,姜晓云欢天喜地开始配家具,一个对包包和衣服要求都那么高的人,买家具会手软么?

  光是一套皮沙发就花了十来万,全套家具家电折腾下来 ,王青父母又陆续花出去百多万。婚礼还没举行,老两口几乎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

  眼看大功就要告成,王青和父母都松了一口气,以为后面就剩下办酒这件事了 。

  没想到,还没完,姜晓云某日突然提出,她父母希望彩礼钱不要低于三十万,这还不包括首饰,改口费等等,那些另算。说这话时姜晓云大概也有点心虚,眼睛都不敢看王青父母。

  被逼得山穷水尽的王青父母一听就炸了,王青妈怼姜晓云:“你是有多大的底气啊,彩礼要这么多。我们家已经买了那么高档的房子,配齐全套家具家电,还送一辆八成新的奥迪车给你们开,你居然还要三十万彩礼,那我想知道,你的陪嫁是什么?”

  王青妈知道,姜晓云父母都是企业退休职工,薪水不高,刚够生活而已。她家陪嫁绝不可能超出一般家庭范围。

  果然,姜晓云说:“我爸妈收入不高,陪嫁不可能太多。”

  “既然陪嫁一般,你凭什么对我家狮子大开口?”

  “阿姨,是王青自己说家里不缺钱,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的呀。”

  王青妈白了儿子一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你听他吹,牛都要在天上飞。告诉你,我们只是一个做小生意的人家,并非富豪,你这样索要无度,我看还是算了吧。三十万我肯定不出,这个婚你爱结不结,我家实在没能力娶你这么贵的儿媳妇!”

  姜晓云被准婆婆怼懵了,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温柔和气的王青妈,这次说话如此决绝,显然是压抑已久火山爆发了。她瞄了一眼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王青,气冲冲地离开王家。

  王青只得跟出去,姜晓云当头给他一句:“你就是个骗子,明明不是富二代,偏要装。”

  “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富二代,我只说家里不缺钱。哪里想到你胃口这么大,买房子几百万,装修又是一百万,你扪心自问,在结婚这件事上,你的要求是不是过分了?。

  “我有啥错?我是觉得你爸妈反正很有钱,趁着结婚,让他们多给一点是一点,以后我俩的日子才可以轻松一些啊。”

  “敢情那不是你的父母,随便怎么榨取都不心疼是吧?你看看自己买的那些东西,是一般癫痫病治疗方法有什么人结婚的标准吗?”

  两人越吵越凶,谁也不让谁,最后不欢而散。

  其实到这时,王青早已被姜晓云层出不穷的欲望,给折磨得没了当初的激情。看着姜晓云捯饬出来的新房,他完全没有半点喜悦。

  什么罗马柱的床,雕花镂空的柜子,无限夸张的大吊灯,还有那个笨重无比的沙发,没一样顺眼。

  装修这几个月,每当姜晓云提出要买什么,王青心里都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为自己,也为父母感到莫名的悲哀。

  所以,父母这次质问姜晓云时,王青一句话都没帮她说.他第一次站在父母的立场,去省视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这个女人。

  从恋爱到此刻,她的每一个“合理要求”,都是在榨取他父母的血汗。而他认为的最纯洁最高贵的爱情,其实全都是拿父母钱财堆起来的泡沫,一旦父母停止买单,这个泡沫分分钟就得破灭!

  认清了这个现实,王青幡然醒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跟姜晓云拉开一道长长的距离。两人进入吵架阶段,冷战阶段,爆发阶段,最后,终于分手。

  分手那天,王青特意招来几个哥们聚会,庆贺自己重新变回单身狗。他强作欢颜,说分手虽然难过,但也很轻松,跟姜晓云这场恋爱谈得他都快要窒息了。

  哥们帮他分析:你呀,当初就不该撒谎说自己家很有钱。撒谎一时爽,终究会揭穿,看看你这恋爱谈的,不光过程受罪,钱也受罪。最后还鸡飞蛋打一场空。

  王青坦承当初不该欺骗姜晓云,如果直接说自己家就是小康之家,事情或许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哥们说:算了,你也别沮丧, 说到底,还是姜晓云错更多,她确实太拜金了。这样的姑娘, 一般人真心消受不起,这一页就翻篇吧。

  今天在酒吧偶遇姜晓云,王青做梦都没想到,姜晓云跟他分手以后竟然过得如此艰难。看来,生活兜兜转转,真的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教训。

  高琴琴说,姜晓云如今可节俭了,别说买名牌,连出去吃顿饭都要思虑半天,跟之前那个拜金女完全判若两人。

  听了这些话,王青心里又活动起来。既然姜晓云已经改掉了她最让人诟病的一面,自己是否可以跟她再续前缘呢?

  王青问高琴琴:“ 姜晓云有新男友吗?”

  “没听说她有新男友,貌似相过几次亲,都没啥结果。估计她心里还是有你吧,你当年对她多好啊。”

  王青越发心动,让高琴琴发个姜晓云的微信名片给他,他想试探一下。

  可惜,连续两个月,王青发给姜晓云的微信讯息都如石沉大海。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某天,姜晓云在微信上给了他一个微笑的符号。

  “你终于上来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理我了。”

  “我爸两个月前去世了,这段时间忙着办丧事,还要花大量时间安慰陪伴我妈。”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聊天中,王青发现失去父亲的姜晓云真的成熟了。她说自己以前确实很不懂事,如今回想当年花钱如流水的做派都觉得惭愧。

  “医院账单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催命符,每次拿到那些账单。我都恨不得把以前买的名牌包包、化妆品、首饰、衣服全都拿去换钱。”

  王青看她一副真诚反省的样子,笃信现在的姜晓云跟拜金两个字完全不沾边了。

  他问姜晓云:“我们能重新开始么?”

  “我爸没了,家里还欠着十几万债务,我们重新在一起对你不公平,你父母也不会同意。”

  “没关系啊,重点是我们两个心里都还有对方,那点债务两个人一起还,很快就能还清。”

  姜晓云只觉鼻子一酸,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她问王青:我知道你在众筹平台捐了3万给我爸,这个数字可不小,为啥要给我捐这么多?

  王青:你觉得还能为啥?

  姜晓云在微信上给了一个害羞+微笑的表情。

  王青结束聊天后特别兴奋,开始酝酿怎么过父母那一关。几年来,父母对姜晓云这两个字讳莫如深,提都不能提。

  思来想去,他决定从当年那套房子入手,卖掉它,把钱还给父母,以此表达他们要过平常日子的决心。

  主意已定,王青立刻上网查那套房子的价格,这几年那套房子一直空着,因为是王青的婚房,没打算卖。所以他从来没人去查过它的价格。现在这一查,跳出来的数字把王青惊呆了:600万!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怕网络价格是虚的,他又亲自跑到豪宅附近的中介公司实地打听。中介说,他的房子确实可以卖600万,还不包括那些高档家具。

  王青父母也被这套房子的超强增值能力给惊到了,直说真是天上掉馅饼啊。当初他们被姜晓云折腾得家底都掏干了,没想到歪打正着,花出去的银子翻了几倍,论起来,真要感谢姜晓云呢。

  王青赶紧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那我去她追回来。父母白了他一眼道:那个拜金女我们招架不住,你还是换个姑娘追吧!

  王青说:哪那么好换啊?这几年相亲不下八次,相来相去没一个满意的 。

  然后他把姜晓云的现状跟父母讲了一下,父母一方面怕王青一直单身不结婚。另一方面觉得姜晓云若真的改掉了拜金的毛病,作为儿媳人选其实是非常不错的,也就不再反对。

  半年后,王青终于抱得美人归,姜晓云成了他的妻子。

  王青父母原本要他们就在当初那套豪宅里结婚,姜晓云坚持只住被她拒绝的那套普通三居室。她说以她和王青的收入水平,有普通三居室住已经很满足了。

  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王青和他的父母倍感欣慰。

  看来,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不浮夸,不奢华,这才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应有模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