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醉鸡翅 > 正文

三伏天卖报的少年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冬夜即事网

  在炎热的伏季,从义乌小商品城到城铁火车站这段人流密集的路段上,每天都会看到一位少年推着便利购物车,上面摞着很高一沓子齐鲁晚报和威海晚报,以及其它一些各式各样的报刊杂志,在人流当中穿梭叫卖着,成为一道惹人瞩目的靓丽风景。

  记得第一次遇见这位卖报少年,那是在六七天前的一个上午,我到义乌小商品城去购一些生活必需物品的时候。回来的路上,就看到一位十二三岁的男孩,脖子上结着鲜艳红旗的一角,全身上下穿着一套天蓝色的校服,怀里抱在一大叠子晚报,穿梭在人头攒动的人行道上不停地呼喊着叫卖着。我看着他那满脸流汗的样子,真有点于心不忍,“小朋友,你用我的购物车推着卖吧,这样能少减轻一点你抱着的压力。”

  “谢谢,不用了大爷,您买一份晚报看看吧,它可以帮助您在乘车时打发旅途中的寂寞时间。看完了以后,还可以用它来扇扇风,帮助您减少一些旅途空间里的暑气。”

  看着孩子满脸流淌着汗水,我就递给他一元钱说道:“我不乘车,我是出来购物的。”

  说着话,一辆‘T’字头的列车,鸣着悠扬的笛声开出北京市癫痫病医院有名吗了车站。少年拿起了一份齐鲁晚报盯着远去的列车看了一会,又拿起一本《威海文艺》夹在晚报中间,然后走到我坐的公交站点的候车棚里递到我的手里。见暂时没有了路过的人群,就摘下挂在脖子上装钱的小布袋,从里边拿出一台平板电脑,坐在我的旁边打开念道:“要学会感恩,懂得知恩图报,不忘恩负义,滴水之恩,要以涌泉相报……”

  这时,又一波人群走了过来,卖报纸的小朋友立马把手里的平板电脑往身旁的小布袋里一塞,放在刚坐的长条椅上,捧起旁边的那摞报纸就迎了上去,“叔叔、阿姨,买份晚报看一看吧,它可以打发旅途当中的寂寞……”那些俊男靓女没有一个人看一眼卖报少年,就像没有人注意到城铁站四周那些流光溢彩的广告站牌一样,任由卖报少年的喊声回荡,一个个径直朝着正前方向城铁的进站口方向急急奔去。“叔叔、阿姨,买一份晚报看一看吧”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朝阳里生长拔节的歌唱一样,显得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卖报少年的声音,不断地在城铁站的候车厅回响着。我打开折叠在晚报里的杂志一看,杂志封底的右下角所标的定价,一惊,“12块5?”心想:“这孩子,真会做买卖。”于是,我急忙把购物车推到卖报少年的跟前,说道:“我暂时没有零钱,我把购物车先撂在这儿,抽搐可以治疗好吗给你推着卖报,还省点力气。我就住在城铁东站旁边的蒲头村,等一会,我再带着零钱过来取车。”卖报少年听了摸了一下脖子,又低头看了看胸前,说道:“钱不要了,爷爷,那本杂志是我看过的,本来就是送给您随便翻翻的。谢谢您,等我今天卖完报纸了,挣的钱就能够买一辆购物小推车的。”听了少年的话,我向他投去了赞赏的一笑。

  临近中午的时候,老伴刚把午饭拾掇上饭桌,就听到楼下传来“卖报……”的喊叫声,我一听那尾音还带着点稚气的叫卖声,就知道是那位英俊的卖报少年了,于是我急忙找出准备好的12元钱的零钱跑到楼下,见少年的报纸已经卖完了,于是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推车说道:“这么快就卖完了,上楼吃点午饭吧。”

  “不啦,谢谢大爷!给,我给您买了一瓶可乐,谢谢您借我的手推购物车用!”

  我没有去接卖报少年递过来的可乐,而是把早就准备好的12.5元钱递过去说道:“谢谢你,好孩子!爷爷不能喝带有甜味的饮料,给,我回来找到零钱了。”

  “不!不要!不要!”他摆着手连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爷爷,那本杂志是我以前看过的,是送给您的,不能算钱的。我爸妈老掐着我的耳朵嘱咐我,人要学会感恩、给予、报答和汕头市幼儿癫痫病医院奉献,要知恩图报!”说着,他举起手里的一沓子五角、一元的零钱说道:“看,大爷,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卖报纸的收入,一共是49块9,扣除一瓶饮料钱,还剩下46块9,这些钱足够买一辆手推购物车了!”

  看着他那满脸高兴的样子,我十分纳闷地问道:“你爸妈他们在哪儿,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爸妈都是搞建筑行业的,他们现在在很远的甘肃,我爸妈说我们国家现在正着重建设开发大西北,那里活多,钱好挣,他们要趁国家有好政策的机会,在那里多干几年,多攒些钱,准备好我将来上大学的费用。”

  “那你现在?”

  “我现在和奶奶在一起,我奶奶眼睛不好,我得挣钱给奶奶买药。”我摸了摸孩子的头,夸道:“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回到家里我就打开了手机,在微信上发起了“买一份报纸,圆给孩子一个美好的希望”的动员。一会工夫,微信的转发率刷刷地直线上升。第二天,我又特意赶到了义乌至城铁站的繁华路段。刚从家里走的时候,我心里还寻思着如何能验证一下转发微信产生的效应呢,到了城铁东公交站点,发现站牌棚里已坐满了不少聊天的老人,看到卖报的少年推着购物车过来了,他脖子上的红旗一角,在引起癫痫病的原因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的鲜艳。当我准备要买他的报纸时,那些早就坐在站点棚里的老人们哗啦一下全都围了上去,只一会工夫,手推购物车上的晚报就所剩无几了。这时,我把他手推购物车上的剩余报纸拿到了公交站点的长条椅子上面,对他说道:“孩子,大爷帮助你把这些报纸卖完,你赶快再去批发一些过来吧!”

  卖报少年听了先是一愣,瞬间就明白过神来,说道:“谢谢大爷!”

  说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欢快地跑去了。在坐的几位老人有的帮助递送报纸,有的在帮着收钱币,我仔细观察着,每次收的钱币都是只多不少,我正暗自高兴,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咱们帮助这孩子买几张报纸能解决多大点问题,还不如咱们每人拿出几个钱集起来捐助一下他。”

  我听了,就把那本杂志的事告诉了他们,“这孩子很善良很坚强,我们要是真的捐助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接受的。”

  这时,不知是谁在后边说了一句:“那我们就天天来到这里,多买他几份报纸吧!”

  对这个建议,大家一致赞同,连声说:“好!好!”

  注: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茂茂更茂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