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眼镜侠 > 正文

130万拆迁款,公婆悄悄给了大姑姐100万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冬夜即事网

  文/花一朵

  钟蓠和许飞是相亲认识结的婚。

  钟蓠高中毕业,说来文化程度不算太低。可是农村女孩没什么见识,不知道去哪里找更好的工作,就进城在一家国营单位当了一名流水线工人。

  中作中钟蓠勤勤恳恳,认真负责,深得车间主任王姨的喜欢。

  钟蓠20岁时,王姨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这人就是许飞。

  许飞家离厂子不远,算是城里人。许飞爸爸是厂子的工人。许飞初中毕业,他爸40多岁就办了内退,让许飞顶班,算是有个铁饭碗。

  许飞有个姐姐叫许艳,在许飞单位做临时工。许飞妈妈多年前从农村来城里打工。

  钟蓠本不想去相亲,总觉得自己太小,可介绍人既是自己喜欢的王姨,又是顶头上司,钟蓠不好拒绝,也不敢得罪。

  相亲那天,许飞穿了一件白衬衣,挺干净的感觉。可是一说话,看到那一口龅牙,把钟蓠所有的好感全给弄没了。

  闲聊中,钟蓠得知许飞爸爸内退后做了一些和单位有关的业务,挣了点钱。他们家有两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对于天天住集体宿舍的钟蓠来说,感觉他们一家住得好奢侈。

  坐上饭桌,钟蓠看到20来个菜,比她吃过的最豪华的结婚宴还要丰盛。

  许飞的妈妈很热情,不停她给钟蓠夹菜,把碗都堆成山了。

  那一顿饭,钟蓠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下午,王姨有事先走了,让许飞送钟蓠回单位。钟蓠明白,无非是制造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第二天上班,王姨悄悄告诉钟蓠,许飞全家对她都很满意,问钟蓠的想法。钟蓠不好明说,许飞文化低和龅牙不好看,只说自己还小。

  王姨说她已经老大不小了,并一个劲地说许飞家条件好,叫钟蓠千万要把握住这次成为城里人的机会,如果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钟蓠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我问问看爸妈的意思。

  当天下班,钟蓠还来不及问父母的意见,就看到许飞站在车间门口。钟蓠红了脸,跑去问许飞干嘛,许飞说接你去我家吃晚饭。

  钟蓠不跟许飞走,许飞就一直跟着她走,说妈妈交待了,接不回钟蓠,他就不准回家吃晚饭。钟蓠没法,只得跟着去了。

  以后每到下班时间,许飞就准时出现在车间门口。钟蓠有时想,许飞家条件不错,家人看起来也好,要是许飞文化高一点,没有龅牙就好了。

  可钟蓠自己也清楚,如果这两样许飞都占了,恐怕就轮不到许飞来接钟蓠了,多的是姑娘癫痫病有中药的处方吗想跟着许飞。

  相处久了,钟蓠对许飞谈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就像老熟人似的,天天接回去吃个饭,再送回来,两人也没太多交流。

  钟蓠问过父母的意思,他们觉得许飞家条件不错,以后可以帮衬家里,要求钟蓠同意这门亲事,可是钟蓠总有些不甘心。

  两人相处了半年,就在钟蓠想和许飞说清楚时,一件事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钟蓠所在的工厂破产,只留下极少数有关系的员工,在即将离开工厂的那段时间,钟蓠既迷茫又焦虑。

  离开厂子时,钟蓠只拿到3000元赔偿金。她知道,如果租房,这3000元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原来每个月发的工资,钟蓠除了生活费都全部寄回家了,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弟妹在读书。

  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没有工作,没有住处,钟蓠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这时,许飞对她说:“你搬到我们家来住吧,可以省点房租。”

  钟蓠心里矛盾万分,如果住进许飞家,就意味着自己认可了和许飞的关系,她心有不甘;可如果不去,那3000元又能坚持多久呢?

  最后,她拗不过现实和爸妈的力劝,搬进了许飞家。

  许飞对钟蓠还算尊重,并未强行要求她做些什么。相反,他对钟蓠很好,陪她去找工作,甚至每天给她端水泡脚。

  钟蓠的心被许飞一点一点融化。但钟蓠并不想依附许飞,她拿出自己的赔偿款去报了一个当时才刚刚兴起的“办公自动化”的课程。

  许飞什么都不说,钟蓠做什么他都支持。

  当时电脑在普通家庭还不太普及,刚好许飞就有一台用于打游戏,钟蓠每天学了回来,就用许飞的电脑练习,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报这个班的学生本就不多,上到后面,正是盛暑,大家都不愿意出门,连续三天都只有钟蓠一个人来。老师被钟蓠认真学习的劲头感动,就给她一个人上课。

  钟蓠很清楚,这个赔偿金就是自己的卖身钱,如果她不认真对待,以后的人生恐怕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她不想再去工厂坐流水线,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钟蓠学完课程,连老师都说钟蓠是她教过学得最好的学生,建议她去应聘文员,因为现在的文员都要求会办公自动化。

  钟蓠虽然没有文员的工作经验,幸好有一家小公司愿意让她去试试。

  钟蓠十分珍惜这次机会,全身心扑在工作上,她的努力和聪慧很快得到老板的认可,给她转了正。

  同时,钟蓠觉得自己的文凭太低,于是有了一定积蓄后,她立即去报了成人高考,她一边读成教,一边参加本科自考。

苯妥英钠的不良反应有哪些>  短短两年,钟蓠一边上班,一边拿下了专科和本科文凭。拿到文凭后,钟蓠跳槽到一个大公司做文员,眼界和见识都增长了不少。

  这期间,许飞的父母多次催婚。

  钟蓠心烦意乱,她心里不是很甘心和许飞结婚,可许飞一直不离不弃的帮助自己,道德上又不能抛弃他。

  这时许飞的父母给介绍人说,只要钟蓠同意结婚,立马给他们单独买一套房子。

  钟蓠的父母听说后,要求钟蓠马上结婚。说实话,钟蓠也非常心动。毕竟,这对于寄人蓠下良久的她来说,真的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

  于是,房子的诱惑,父母的逼迫,情感道德的驱使,钟蓠答应了结婚。

  许飞父母拿出15万买下了一套二手房,说是二手房,其实也是新房。

  房子是许飞单位的集资建房,因为许飞父亲已退休没有资格,许飞工龄不够,没能排上,排上的人愿意转让出来。

  这套房子从一开始就说好,是送给许飞和钟蓠的婚房,但那时的钟蓠年轻,从没想过要在房产证上写上自己和许飞的名字。哪知当时的疏忽,却为后来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接着两人结婚、生子。这期间,钟蓠工作越做越好,一直做到了行政经理。许飞依然在厂里当小工人。

  尽管如此,结了婚的钟蓠却没有生出半分异念,除了工作,她一心都扑在家里,儿子也带得非常优秀。

  一晃十年,钟蓠辞职,办起了职业培训学校,完全成了一个女强人。

  许飞依旧不温不火拿着死工资,钟蓠的收入早已是他的N倍。

  钟蓠在外面的应酬从不敢叫上许飞,不仅是他不善言辞,还因为他文化底,这些年没学习,接触的都是家里和厂子里的人,早已和社会脱节,和外面有点见识的人都无法顺畅沟通。

  家里的大小事都是钟蓠操心,许飞乐得当一个甩手掌柜。有吃有喝有钱花,多美的事!

  这些年,不管钟蓠发展得多么好,却也从没生出过甩掉许飞的念头。

  倒是许飞的家人,对待钟蓠的态度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从结婚前怕她不愿意结婚,到婚后生了儿子不怕你再跑,接着是钟蓠的事业越来越好,一家子对钟蓠的讨好,以及对钟蓠金钱的榨取,也包括时不时的盯梢——怕钟蓠给许飞戴绿帽子。

  钟蓠把这些变化都看在眼里,却没往心里去。她知道人无完人,只要基本面上过得去,也就懒得计较。

  一转眼,钟蓠也是快40的人了,她和许飞原来工作的那些老厂垮的垮,搬的搬。

  那一大片随着社会的发展改造成了新城。因此,钟蓠和许飞当年结婚儿童癫痫症状怎么治的房子也列入了拆迁范围。

  赔偿款很快确定下来,当初15万买的房子,包括过渡费什么的,一共赔偿了130万。

  钟蓠和许飞商良,拿出30万给爸妈,剩下的钱留着备用。

  哪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因为房子是许飞爸妈的名字,所以赔偿款只能打到许飞父母卡上。晚上钟蓠问许飞父母要钱,许飞和他爸妈都不说话。

  钟蓠连问了几次,许飞妈妈才说:“钱我已经分了,许艳100万,我留了30万养老。”

  钟蓠觉得不可思议:“这钱是我和许飞的,为什么不经过我们同意就给大姐。”

  许飞妈妈回她:“许艳去问了律师,房子是我和你爸的名字,赔偿款就是我和你爸的。许艳的孩子大了,要买房结婚,你们不缺钱,就不用分了。”

  钟蓠很生气:“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结婚前说好了这是我和许飞的房子,赔偿款自然应该是我们的。”

  “房子给你们住了这么多年也够了,许艳现在没钱买房,一家人为什么要斤斤计较争这点钱。”许飞妈妈用自己的大度给钟蓠上课。

  钟蓠看着许飞和他爸:“你们觉得这样做,对吗?”他们都低下头不说话,明显也是觉得许飞妈妈的做法不对。

  “当初说好房子是买给我和许飞才结的婚,现在为什么又说是你们的?”钟蓠气不过许飞妈妈的做法。

  “难到你当初是看上了房子,才和许飞结婚的吗?”许飞妈妈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钟蓠,仿佛她看错了钟蓠。

  钟蓠冷笑:“你当初不就是拿房子来套我结婚吗?那你认为我当初是看上了许飞的人,还是才华?现在结婚了,房子就不是我的了?”

  许飞妈妈暴跳:“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贪财的女人!”

  钟蓠气极反笑:“我贪财?这些年,你们从我这里拿走多少钱,心里没数吗?除了结婚买的房子,我问你要过一分钱吗?现在房子拆迁了,就算是你们的房子,如果要分,不是也应该分一份给我和许飞吗?你把钱都给了大姐,反而觉得我贪财?”

  许飞妈妈知道自己理亏,但仍嘴犟:“钱都已经分了,那也没得办法!”

  钟蓠心灰意冷:“分了就分了吧,钱我不要了。”她转头看向许飞,“明天上午9点,跟我去民政局,我要和你离婚!”

  许飞站了起来,怒吼他妈:“看你干的好事!”

  许飞妈妈慌了:“小蓠,这是我的主意,这事和许飞没关系。”

  钟蓠看着她:“我和许飞离婚也和你没关系。”说完她就走了。

  许飞妈妈看着怒气冲冲离开的钟北京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蓠,她可不想儿子下半辈子打光棍,更不想失去这么个能干的财神爷。

  于是连夜叫来许艳。

  第二天一早,钟蓠打开卧室门,就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钟蓠一家。

  一看到钟蓠,许飞妈妈和许艳立即围了过来,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小蓠呀,这卡里是130万拆迁款,现在全部还给你,你就别和许飞闹了,好好过日子啊!”

  钟蓠接过卡说了一句:“我考虑看看。”

  一家人看钟蓠不再说话,灰溜溜地走了。

  看妈妈和姐姐出了门,许飞可怜兮兮地看着钟蓠:“那……咱们还去民政局吗?”

  钟蓠哭笑不得:“你想去呀?你想去我陪你去呀!”

  许飞一听,高兴地摆手:“不想去!不想去!”说完他转身跑去厨房做早餐了。

  钟蓠看着跑开的许飞,忍不住笑了。

  其实,钟蓠根本没打算离婚,许飞现在就像她血浓于水的亲人。昨天她只是气不过许飞妈妈的做法,也想气气她。

  一个月后,钟蓠拿回来一份合同,上面写着《XX职业培训学校食堂承包合同》。

  钟蓠叫来许艳,叫她签下这份合同。许艳一怕做不好;二是没钱交40万元押金,所以不敢签。

  钟蓠叫她放心,说我第一次上门就觉得你做的饭菜特别好吃,食堂主要就是供应家常菜,你肯定没问题,管理方面我找人帮你。接着她又拿出一张卡,说里面有40万,叫许艳挣了钱再还她。

  许艳见钟蓠把什么都考虑好了,开开心心地签了合同。

  接着,钟蓠又拿出30万给了许飞的妈妈。

  许艳承包的食堂因为味道好、品种多、份量足,越做越红火。一年后,除去还了钟蓠的40万,还净剩20来万。

  许飞一家笑逐颜开,对钟蓠赞不绝口,因为他们看了希望。

  当初在争取赔偿款时,钟蓠觉得自己的东西就应该拿到手。你不能因为我不缺钱,就侵犯我的权利。

  拿到赔偿款后,钟蓠想到对许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在原来的食堂承包合同到期后,她主动让许艳承包了学校食堂。

  至于许飞的爸妈,年级大了,给他们留点钱在身边,他们有安全感。

  钟蓠并非无情之人,当初自己在城里无处可去时,许飞和家人接纳了她。虽然动机并不是那么高尚,可她仍然心生感激。

  这些年,她之所以生活顺心,事业兴旺,正是抱着这样一颗感恩的心,让她走得越来越远。

  生活不仅需要金钱,还需要智慧和家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