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义县阶 > 正文

前进路往事

时间:2020-10-20来源:冬夜即事网

  前进路往事
  
  白桦林
  
  光阴荏苒,半个多世纪了,前进路,这条渝西杨家坪的商业老街、集贸市场,依然是那样活力四射,生机勃勃。
  
  前进路,从东到西长约五六百米,店铺林立,从早到晚,人声鼎沸、川流不息。人们常说的“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除柴火以外,都能买到。至于其它蔬菜水果、禽蛋肉食、水产海鲜、日用百货、服装鞋帽、家俱家电等等,几乎应有尽有。
  
  老街的前世今生
  
  前进路诞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它是伴随着杨家坪前进的步伐而一道成长的。从前,前进路那一带还是农村荒坡,芳草萋萋,有一条窄窄的土路。随着大规模的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杨家坪新建起了以空气压缩机厂(西车厂)、新华印刷厂为代表的一批厂矿企业,人口日增,急需商业和集贸市场服务,前进路也应运而生。
  
  那条不起眼的土路于是得以拓展,铺筑成碎石子路,可通行汽车,两旁耸立起一间间新房店铺。西车厂以及炼气厂的职工宿舍,也建到了那里,几乎占了前进路的半壁江山。
  
  这条路被冠名为“前进路”,再恰当不过,它不断地变化着,前进着,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我是杨家坪的土著,生于斯,长于斯。我居住的鹤兴路与前进路仅一街之隔,曾经就读的杨家坪小学(今已搬迁)和杨家坪中学,与前进路近在咫尺,上学放学,风里来雨里去,无数次穿越前进路,不知留下了多少履痕。它的面貌、它的变迁,耳闻目睹,是那样熟悉。以至多年之后的今天,闭上眼睛,也能浮现出昔日的模样。
  
  前进路上的商铺,早年多为国营和集体的商业门市,如蔬菜公司、食品公司、副食日杂公司等等。自从对私营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后,个体店铺几乎看不到了。
  
  前进路是以市场闻名的,人们习惯称之为前进市场。
  
  前进市场周边,除了厂矿职工宿舍,其余住房,零乱简陋,土墙的,竹篾墙油毛毡屋顶的,破砖头木板石棉瓦凑和搭建的……样样都有。尤其是靠小学和中学之间地块上的房屋,棚户居多,“群雄割据”,杂乱无章,穿行其中,如走迷宫。
  
  居住在前进路一带的居民,来自四面八方,多为引车卖浆的市井贫民。三教九流中,亦卧虎藏龙,不乏深藏不露的不凡之士。
  
  我的总角之交的王某同学,其父王典则少将是黔军著名抗日将领,黄埔军校六期学员,陆军大学将官班第2期毕业,历任要职,抗战中九死一生,功勋卓著。王将军是国民党黑龙江什么医院能治癫痫病元老重臣何应钦的亲妹夫,国共内战末期,旧政权风雨飘摇之际,他不顾亲族劝阻,毅然选择留在了大陆,拒绝飞赴台湾。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王将军在贵州普安率部起义,投奔共产党,受到欢迎和礼遇。文化革命中,他受到多年不公正待遇。文革后始得以平反,落实政策,被聘任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参事。
  
  当年,我们一帮小同学在王家出入玩耍吵闹,王同学家长总是和颜悦色,不因我们小而另眼相待,令我至今难忘。
  
  那时的前进路,路窄坡陡,两头路口低,路中段高,我们戏称它是“驼背路”。九十年代末期,前进路旧城改造,“驼峰”被削掉一截,马路又铺上了沥青,坡度减缓,路面也变得宽敞整洁。
  
  前进路于我,有几件印象颇深的事。
  
  围观宰牛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尚在念小学,前进路上有一处小山堡,山堡下有一块小石坝,坝上搭有一座茅草棚,四面通风,那地方就在如今九龙坡区第一人民医院位置。那阵子,常有牛贩子牵着黄牛、水牛来此宰杀,少则三五头,多则七八头,那儿俨然成了一座露天屠宰场。
  
  宰杀分解后,牛肉及其内脏就地批发给肉贩,拿去零售。当年鹤兴路上有一家清真食店,姓马的老板有时也来此采购。
  
  下午放了学,听说山堡那儿在杀牛,不少男生往往蜂拥而至,抢占山头位置看热闹,居高临下,远远观望。这样既不妨碍操作,又可防被挣脱的牛撞上。这类惊险事曾经发生过,有一次,一头带伤的大水牛不知怎么挣断了绳索,红眼怒睁,口吐血沫,横冲直闯,负痛狂奔,伤口还一路滴着血。吓得路人跌跌撞撞,呼爹喊娘,望风而逃;有的还尿湿了裤子,跌得鼻青脸肿,闹得鸡飞狗跳,所幸没撞倒人。几个屠户拼命围追堵截,好不容易才将亡命的牛抓住,再次押赴屠场。事后,人们简直“谈牛色变”,又好笑又后怕。
  
  看杀牛,场面血腥又刺激。只见屠户将牛牵来拴在石坝木桩上,再用结实的绳子捆住四条牛腿。说时迟,那时快,站在同侧的帮手用力一拉,将牛拉翻在地,四脚朝天,牛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此时,屠户手持利刃,对准牛脖颈部位,迅速下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股鲜红的热血一下子就喷涌出来,汩汩外流,有人赶紧用木盆接住……这场面真有点血腥恐怖,有同学吓得惊叫起来,急忙用手蒙住眼睛,更不敢看接下来的,将牛开膛破肚的过程了。
  
  我看过两次,也不愿再去看了。牛肉虽好吃,宰杀过程,毕竟残忍,看了不是滋味。听同学讲,有的牛牵来,大约预感到凶多吉少,还直流眼泪。又说屠宰技术后来又有改进,再中国癫痫最好的医院不需壮汉将牛拉翻倒地,只消一条绳索将牛拴好,屠户靠近牛,还轻轻拍拍牛头牛背,故作亲热模样,冷不防抽出藏在后腰上的牛刀,向牛狠狠刺去,还搅动两刀,倾刻间血流如注。屠户则若无其事地走开,去擦擦沾满鲜血的双手,任牛在那儿痛苦挣扎。牛站着站着,“咚”的一声,便栽倒在地,它大概至死也不明白,刽子手竟然“笑里藏刀”……
  
  因前进路市民日增,到处都在铺路修房,屠宰场严重影响环境,不出一年,有关部门就将这些牛贩屠户驱赶走了。
  
  看连环画
  
  我们喜欢看连环画(小人书),那时前进市场有三两家连环画书摊,在马路边摆上书架,再安放几条长板凳,一分钱可看一本,厚的二分钱一本,很受小孩们欢迎。
  
  我们上学放学,只要有时间,都爱去光顾,看一,二本。那些连环画,什么西游记、三国演义、杨家将、白蛇传、七仙姑下凡等等,神话、童话、历史故事、民间故事样样都有,很有吸引力,比课堂上讲的有趣多了。
  
  只要有俩三个相好的同学去看小人书,乘老板不注意,大家总要悄悄交换看,这样一两分钱就可看三四本了。老板盯住了,则不允许。
  
  有一位罗姓同学,他家兄妹多,母亲亦无工作,其父亲也在前进市场经营小人书摊,收入微薄,养家糊口都难。罗伯父见多识广,生性豁达,只要看见是他儿子的同班同学来看书,多不收钱,还喊我们尽管看,和蔼客气。如此三番五次,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再去了。
  
  罗同学家住前进路棚户陋室,家贫志不穷,身居闹市,心无旁骛,寒窗苦读,学习极为优秀,可谓出类拨萃。初中毕业后,他以优异成绩考入重庆名校;高考又名列全市前茅,金榜题名,考入北京大学重要专业。多年之后,他担任某特大型央企老总,成为著名企业家,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荣获众多殊荣,也为母校增光添彩,同窗引以为荣。
  
  火灾劫难
  
  一九六一年的夏天,前进路曾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损失不小。
  
  前进市场原是露天市场,以路为市,农民沿街摆摊设点,拥堵不说,日晒雨淋,冬天朔风呼啸,买卖双方均感不便。后来政府部门沿前进路搭建了数百米长的风雨篷,约有两层楼高,覆盖了整条马路。那时资金缺乏,整座风雨篷都是用楠竹做柱子和支架,支撑捆绑,篷顶采用油毛毡遮盖,虽然经济实用,但楠竹油毛毡都易燃,从此也就埋下了火灾隐患。
  
  那天也不知道是何种原因引发火灾,事后听说是某小食摊点的油锅过热起火,小贩慌了手脚,又没灭火常识,忙端水去北京比较佳的癫痫病的医院 泼,导致油火四溅,火苗点着了竹席,火焰又窜上篷顶,干透了的油毛毡当即着火燃烧,扑救不及,又迅速蔓延开来,楠竹架也着了火,一时风助火势,火仗风威,烈火熊熊。那时市场内消防设施少,群众手持脸盆小桶泼水,完全无济于事,篷太高够不着。
  
  当时,我在街上正欲经前进路回家,火场周边已封锁,只能绕道而行。市里的消防车正鸣着警笛,摇着警铃,不断前来增援。那时的消防车,像今日这样现代化的还不多;不少消防车没动力,蓄水也少,每台车要靠俩名消防战士不停地用力压水,才能喷出水来。大大小小消防车的水很快喷完了,战士们又迅速接好帆布管,从数百米外的桃花溪抽水。
  
  我站在火场百米之外,只见浓烟滚滚、火焰冲天,热浪袭人,燃着的油毛毡块在空中乱飞,耳边不时响着楠竹“嘣、嘣、嘣、嘣”的爆裂声。
  
  消防官兵们不顾个人安危,全力扑救,大火终于扑灭。不然“火烧连营”,后果更不堪设想,提心吊胆准备逃离的周边居民也长长地松了口气。大火烧毁了市场,附近有商店及棚户居民数十家不同程度受损,所幸无人员伤亡。
  
  灾后,当地政府对火灾进行了调查处理,对受灾群众及时进行了安置救助,增设了街道消防设施,并决定不再搭建不安全的公共建筑。那阵子,虽说我是隔岸观火,但久久仍心有余悸。
  
  闹市琐趣
  
  前进市场,一般上午热闹拥挤,人头攒动,午后就人流骤减,冷清不少。而这时,那些平时走街串巷的匠人、江湖艺人,又纷至沓来,在市场空地上各显身手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过往的学生小孩,总有看不完的热闹稀奇:诸如爆米花的、补锅的、补瓷碗的、卖蛐蛐的、木箱子里放演“西洋镜”的、游方郎中卖药兜售“祖传秘方”的、算命测字的、磨刀剪的、卖波斯糖的、吹糖人的、耍猴的、耍刀弄棍吞剑卖艺的、表演气功吹嘘刀枪不入的……五花八门,应接不暇。
  
  我对蛐蛐很感兴趣,夏秋时节,常有外乡小贩挑着一大挑麦草编的小笼子兜售,每个笼子里装着一只蛐蛐,鸣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曾买回一只,挂在屋子里,夜里听着它“曲、曲、曲、曲”地鸣唱,悠长动听,很是喜欢。可惜没养几天,蛐蛐就死去了,令我心痛不已。
  
  放学了,有时碰上耍猴卖艺的,我们也总是背着书包绕有兴趣地围观一阵。每当看到猴子不听指挥,反而捉弄耍猴人,甚至跳到头上抓扯头发,疼得他龇牙咧嘴夸张的样子,大家尤其开心。待看到卖艺的手持铜锣来收钱了,就赶快溜之大吉。
  
  那时念书,颇感愉快轻松,远没今日这样竞争激烈铁岭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课业负担沉重。我们大多懵懵懂懂,全然不知甚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锺粟。”“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之类的古训,只知贪玩好耍。正如台湾歌手罗大佑先生在《童年》中唱到的:“总是要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总是要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真正是“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的童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那些年代,提倡勤俭节约,穿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连碰缺了大瓷碗瓷盘之类,大多舍不得丢掉,还要请补碗师傅给补上。那时我很纳闷,破瓷碗怎么补呀?
  
  只见补碗师傅手持一把如拉二胡的弓子,来回拖动,旋转的小铁棍就在碗及碎片上钻出一个个极小的孔。待钻了几对小孔之后,师傅便在缺口处抹上一点黑糊糊的如膏药(胶)之类的东西,将碎块贴上去,再取出几枚两头尖的扁平铜补钉,钉在碗及碎片相对的小孔上,并用小锤轻轻敲打几下,碗就补好了,半天一天后又可继续使用。
  
  我家也曾有两个大碗,打着几颗亮亮的补钉;后来又打破了,只好扔掉。以后,读到书上一条俗语:“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才明白补碗师傅的钻杆头上一定有颗小钻石,或者是硬度很大的合金,否则是钻不了瓷器的。
  
  在前进市场,我也见过熔化铁水补锅,锑锅换底之类的。在那些年代,废物利用,十分普遍。时至今日,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破锅缺碗,老百姓一扔了之。补锅补碗,已成绝响,这里就不赘述了。
  
  岁月匆匆,再回首,几十年的光阴,弹指间就过去了,昔日的不少技艺已无用武之地;那些匠人小贩,早已消失得没有了踪影;而当年那些背着书包看热闹的顽童,也垂垂老矣,童年已变得那么遥远。
  
  多年后,我不禁想,居住在市场周边,熙熙攘攘,整日喧嚣,饮食诱人,瓜果飘香,有那么多的诱惑。若要小孩子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埋头教科书,那真不容易!《三字经》中说,“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孟母三迁,望子成龙,极具眼光,可敬可赞!但若在今日,房价贵、搬迁不易,择校更难,要三迁,谈何容易!
  
  今日前进路,路名依旧,物换星移,昔日杂乱的棚户区早已焕然一新,高楼林立。那简陋的前进市场,已演变成了九龙商业城,万商云集,商品琳琅满目,购销两旺。这正是:风雨苍黄五十年,老街旧貌换新颜。童年往事恍如梦,喜看今朝更胜前。
  
  前进路,在前进。
  
  2014年是元月18日

------分隔线----------------------------